教育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PISA测评之父:教育改变步伐加快教师作用更加重要-中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7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5月13日电 5月12日,由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与未来学校研究院联合主办的“新教育新思考”教育研讨会正式开幕,当晚举行了首场国际研讨。新东方国际合作部总经理陈庄,连线远在法国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教育和技能部部长AndreasSchleicher,以及在北京的剑桥大学国际考评部东亚区总监赵静博士,围绕时下教育面临的挑战和未来,进行了深入探讨。

  陈庄在开场时说,疫情爆发以来,很多人待在家里,有不少的时间进行反思。尽管被要求隔离或者保持“社交距离”,但人类的命运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一起。一个更加相互依存的世界需要怎样的教育?下一代需要掌握怎样的技能以应对不确定的挑战?教育者该如何培养学生,让他们未来有能力与不同背景、不同观点和文化的人进行沟通与协作?这些都是迫切需要思考并付诸行动的重要议题。

  Andreas Schleicher说,中国的教育系统在疫情之下表现出色,世界其它国家能够从中国学到不少。今天的教育体系,很多仍延袭着工业革命以来的传统。教师的培训、课程、授课等都是紧紧围绕教室教学环境进行的。如今,社会和科技的变化,往往比教育发生的变化快。未来,需要多关注课堂内的创新和变革。教师的作用也需要发生转变,发挥“促进”、“引导”、“创新设计者”等作用。

  赵静博士说,疫情也给教育带来了某些积极的反思。比如,疫情让老师和学生更乐于接受新鲜事物,甚至一些不发达地区也都接受了远程的线上教学,这意味着,未来线上和线下的混合式教学会更加重要;其次,疫情之下一些考试没法正常进行,因此,未来对学生的测评的方式、是否引入更多的线上测试等,也值得思考。

  在日益强调国际教育和全球素养(globalcompetence)的今天,又如何平衡本土文化和教育理念呢?Andreas Schleicher说,全球素养和本土教育是硬币的两面,如果失去了本土的根,人们就容易给自己建造一个围墙,排斥其它的观念;因此,全球素养的形成始于巩固本土根的文化,这样才能包容和理解其它民族。比如丹麦和挪威,那里的学生被教育自己的国家文化,但同时对世界保持开放、学习外语。

  Andreas Schleicher被称作PISA测评之父,PISA(国际学生评估计划)对各国15岁左右的学生的能力和素养进行测试,然后排名。如今,PISA对各国教育政策产生越来越大影响。Andreas Schleicher认为中国学生在解决问题的个人能力上,表现突出,但在协作解决问题方面,中国学生表现平平,这是一个弱点。这其实是中国教育模式的反映,中国学生在成长思维方面(growthmindset),也有所欠缺。

  赵静博士认为,测试考什么,学生和老师就会做什么,所以就造成了所谓的“高考指挥棒”现象。因此,要从系统上看这个问题,如果我们要加强或评估学生的协作解决问题的能力,我们就需要进行研究。

  面对科技的变化,以及数字化的转型,老师的作用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Andreas Schleicher说,无论疫情与否,教师的作用会更加重要。学习不是“交易的过程”,而是一种“关系”的体验。毫无疑问,科技会改变教师的作用,在知识的传递方面,科技会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,让传递变得更加具有适应性、个性化。因此,教师未来会降低在知识传递方面的作用,变得更像是“导师”“辅导员”“评估员”,这对老师的要求其实更高,不仅对学科要掌握,还要了解学生的进度和特点,培养学生的终身学习能力,而不是以考试为终点。

  剑桥大学国际考评部的赵静博士说,教师被认为要“传道授业解惑”,但教师也不是全能,什么都能做。教师需要以身作则,要进行反思式的学习、践行终身学习、在教学中发挥创造性,只有教师保持开放思维,培养出好的学习习惯,才能影响下一代。

  新东方国际合作总经理陈庄说,这需要建设一支很好的教师队伍,不仅要吸引高素质的人才进入教师行业,更重要的是以怎样的方式留住他们。

  预测未来三至五年,教育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赵静博士认为,未来会有更多线上线下的混合式学习,且不同个性的学生会选择不同的学习方式。但科技不是最终答案,老师与学生仍是核心,毕竟是他们在使用科技。

  Andreas Schleicher说,科技将是教授和学习中的一部分,也许前端不一定会看到多少科技成分,但后台会有很多科技因素,比如对学生学习的数据、报告、诊断,反馈等,更好连接学生与老师。“隐形的技术”不仅仅是为了提升效率,而是让新的学习方式成为可能,除了传授知识、更需要培养学生的技能、态度和价值观。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有21世纪的学习者、技术,但也需要21世纪的教学法、学校体系。

【编辑:于晓】

Power by DedeCms